欢迎您的到来!加入收藏   设置首页

产品下载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下载 >
《风声传奇》被批酷刑血腥 编剧:我无法控制
发布时间:2021-12-01 浏览:

  电视剧的原著麦家被称为“谍战之父”,《暗算》引领了谍战潮流。他在接受本报记者独家专访时坦言,酷刑削弱了原著中智力逃逸的成分。麦家坦言,因为没有尊严,他将不再创作谍战小说。

  电影《风声》的酷刑场面曾是观众非议的焦点,而《风声》的电视剧版《风声传奇》在东方卫视、北京卫视播出后,因为剧情太血腥,同样遭到观众“吓得一晚上没睡好”的投诉。

  此前有媒体报道说,酷刑是该剧最大看点,前所未闻的刑具、酷刑,令观众时刻处于紧张状态。故事开场就有被俘的军统特务用筷子插入鼻子自杀的场面,让不少观众觉得毛骨悚然。

  在第二集里,交通员被捕后马上遭受两次酷刑:先是一个巨大的齿轮在他身上划过,后是被绑在一个大木轮上,面前是一排排锋利的铁钉……老潘一直被日本人怀疑是地下党,日本人佐藤对他施以各种酷刑,包括碎头机。用碎头机行刑时,将人脸放在刑具下,通过金属头箍不断向受刑者施压,随着压力的增加,受刑者的牙齿粉碎,眼珠从眼眶凸出来,头骨裂开,痛苦难耐,老潘差点死在碎头机下。这样的酷刑,光看文字已经让人不寒而栗,如果看电视画面,估计会吓得叫出声来。

  虽然有观众已经大呼受不了,但酷刑才刚开始,接下来的剧情中,电椅、虎牢、鼠宴、蛇笼、万花筒、人肉保龄……这些变态残酷的刑具将逐一呈现,还出现了被老鼠抓花的脸、在电刑下颤抖的肌肉等细节镜头。其中最吓人的还要数“活刑具”,那是用老鼠、毒蛇和恶犬等活物来行刑的装置,把犯人和这些一见到食物便急不可待的野兽关在一起,凸显了敌人的变态心理和心狠手辣。剧中顾小梦的前男友简易白加入了,在一次执行任务时被日军抓住。为了让他供出上级,日军采用了蛇鼠酷刑。日军将蛇鼠放入笼子或者桶内,只有一个出口,受刑者被围在笼子中间,脸或者肚子离笼门极近。一打开笼门,饥饿的老鼠蜂拥而出,咬噬受刑者。

  血腥的酷刑剧情让不少观众表示不满,观众谢小姐表示:“电影里暴力场面多的话我们可以选择不让小朋友去看,但电视剧的受众更广,属于合家欢的娱乐节目,播放这类镜头,太不负责任了。”一位名为“天蝎大叔”的网友留言说:“实在太血腥了,老婆看的时候直接捂起了眼,吓得不轻!”

  从事教育工作的观众李先生接受记者采访时则直言,这样的电视剧不适合给孩子看,容易增加孩子的恐惧和邪恶心理。

  该剧酷刑镜头过于血腥,也影响了收视,目前播出效果并不十分理想。东方卫视首日播出全国收视率0.42,卫视平台同时段全国排名第九。北京卫视该剧收视率排名第一天是全国第4,第二天第5、第三天落至第7。和《借枪》在卫视播出一下子挤入全国前一、二名的盛况有不小的差距。

  电视剧《风声传奇》中,有滚针板、电椅等酷刑,有观众认为用刑表现得过于细致,感觉受惊吓,更不敢让小孩子来看。麦家说:“酷刑本身肯定有吸引观众的一面,恐怖影视剧向来都有大批忠实观众。现实生活总是太平淡、太乏味,人们从文艺作品中获取刺激和兴奋无可厚非。”

  麦家有个14岁的儿子,他会让儿子看电视剧《风声传奇》和电影《风声》吗?其中的血腥镜头适合儿子看吗?麦家说:“看与不看的选择权在他不在我。但我知道,他看了《风声》电影后对里面的酷刑评价很低,不喜欢。”

  麦家写的原著《风声》中,没有什么血腥的成分,电影和电视剧改编后,用酷刑来吸引观众,这也是眼下一些电视剧改编的普遍现象。麦家说:“我写《风声》小说,从故事层面上说设计的就是一个惊险的逃逸魔术,但从意味上说,我想通过‘密室和囚禁之困’考量一个人的智力到底有多深,丈量一个人信念的力量到底有多大。血腥刑具的加入,在一定程度上探究了人心之深厚,人性之复杂,人世之恐惧,却也对智力逃逸本身有所削弱。像《风声》小说的改编,我觉得应该让观众产生智力较量的快感,让精神集中紧张起来,而不是身体。对付身体总是比较简单的。”

  面对改编后的血腥成分,作为原著作者通常无法控制和改变。麦家也表示:“别人如何我不知道,但我不会去做,哪怕是我自己创作的剧本,我通常也是交了本子就不再过问了,那不是我的工作,而且我也没有那么多的精力。何况《风声传奇》是别人改编的。”

  有编剧认为,制片方和电视台在某种程度上“挟持”了编剧的写作。播出方根据收视率向制片方提出要求,制片方因此要求编剧写出能够有收视率保证的剧本,编剧受制于制作方和播出方,于是谍战剧就越写越离奇、怪异、充满血腥。麦家说:“这就是一个东西被无数人追逐之后所必然产生的负面效应。倒是没有谁会对我的创作指手画脚(在我交出剧本之后他们再修改则是另外一回事),但我相信对于大多数编剧而言,这样的境遇可能是存在的。”

  麦家以最近的“抢盐”举例,“我不止一次说过,中国人太喜欢跟风,而制作商总是太过自以为是,急功近利。很多人其实根本就不懂文化,也不懂影视规律,只是唯利是图。而且特别喜欢粗暴地以金钱、地位来霸占话语权。对此我无言以对。”

  麦家会做自己的谍战小说的编剧吗?麦家说:“我个人非常希望将编剧工作交出去,比如《风声》,有人愿意写,我就非常高兴地交出去了。但像《暗算》《风语》这样的小说,是写破译家的,由于专业性太强,一般的编剧不愿意接手,因为写起来很痛苦,最后都是我自己出任编剧的。没办法,自己的孩子只有自己疼。”

  东方卫视在播出《风声传奇》时,首次采用了字幕、消音等手段对于剧中的限制级镜头做出提醒。麦家说:“电视台有电视台的行规,他们这么做也许是出于好心,也许是迫不得已。不论如何,我尊重并理解东方卫视的选择。”

  麦家认为现在谍战剧存在很多问题,“总的说感觉是谍战不‘谍’,特情不‘特’,打打杀杀,藏藏躲躲,故弄玄虚;有的人物性格苍白,有的故事推进方式生硬,有的粗制滥造,破绽百出,看上去热闹,想起来寡淡。”

  麦家说:“谍战剧虚构的故事中,需要大量加入历史人物、地名、事件,虚构的情节、细节也采用仿真术,让人信以为真——这是所有谍战特情剧必须要遵守的‘纪律’。但是,既然要求‘真’,创作难度也就上来了,什么人说什么话、做什么事都有心理逻辑、职业特征、人物性格。作为一个地下工作者,职业的残酷性,生活的荒诞性,成败的偶然性,生死不计的崇高感,信念至上的神圣感,都是创作者必然要去挖掘和体现的。目前国内很多谍战特情剧往往只求其一二,顾此失彼,人物跟着故事跑,结果人物立不起,故事也就垮了。”

  《风声传奇》热播的同时,麦家突然在微博上宣布再也不写谍战小说了,这激起了人们对于谍战题材创作的广泛争议。麦家说:“从商业目的看,我接着写所谓谍战是最讨巧的,我是这方面的权威,有几十万忠实的读者。但我认为一个职业作家,一个视创作为生命的作家,无论如何是不能被市场牵着鼻子走的,那样只会消耗自己的创作热情与灵气。”

  “因为再写等于没尊严。”麦家的一句话引起诸多关注,为什么说再写谍战小说等于没有尊严?麦家说:“大家都来写谍战了,正如满大街的人都提LV包,你提着会觉得光荣吗?我崇敬的创作是站在心灵层面用作品来丈量世道人心,思考生存意义。显然,谍战类型的作品已经被我发挥到了个人的极致,再继续的话也许难有突破。写一部难能突破、只为商业的作品,对于我而言无疑是没尊严,不如不写。”

  如果这股谍战的浪潮退去,不再有跟风的谍战剧,麦家还会考虑重新创作谍战小说吗?麦家说:“不会。走了,就不再想念,吉普赛人的谚语说得好:恋旧者老矣,恋栈者无能。”

 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...66833



上一篇:亿欧智库:2021中国科技适老化产品研究报告(附下载)


下一篇:一岁男婴点滴注射时“滚针”